《紅樓夢》之“行”

2019-11-12 16:08:08  來源:人民交通雜志

(本刊訊)“都道是金玉良言,俺只念木石前盟”“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曹公嘔心瀝血之作,盛世繁華家族,卻最終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時代的悲劇最終只是家財散盡、看破紅塵、生離死別。賈府百年家族,鐘鳴鼎食之家,根基之深厚,富貴無比,從衣食住行中便可體現出來,而今日所說的就是紅樓夢中的“行”。古代等級森嚴,有三六九等之分,出行自然不形同,所使用的交通工具當然也不相同,同一階級的人,出行目的、道路遠近的不同,出行工具自然也不同。

“行”之版輿

“一對對龍旌鳳翣,雉羽夔頭,又有銷金提爐焚著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鳳金黃傘過來,便是冠袍帶履。又有值事太監捧著香珠、繡帕、漱盂、拂塵等類。一隊隊過完,后面方是八個太監抬著一頂金頂金黃繡鳳鑾輿,緩緩行來。賈母等連忙路旁跪下。早飛跑過幾個太監來,扶起賈母、邢夫人、王夫人來。那版輿抬進大門,入儀門往東去,到一所院落門前,有執紼太監跪下輿更衣,于是抬輿入門,太監等散去,只有昭容彩嬪等引元春下輿。”

——《紅樓夢》引文 第十八回 “林黛玉誤剪香囊袋 賈元春歸省慶元宵”

在第十六回說到賈元春被選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這個片段表現了賈元春在受封之后省親時的盛況,正應了秦可卿托夢時所說的“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文中的版輿是一種木制的輕便坐車,在古代相關書籍上也有一些關于它的記載,《文選·潘岳<閑居賦>》:“太夫人乃御版輿,升輕軒。”李善注:“版輿,車名……一名步輿。”周遷 《輿服雜事記》曰:“步輿,方四尺,素木為之,以皮為襻,掆之。自天子至庶人通得乘之。”除了這次出行所坐的車以外,出行的隨從和物件也十分華麗,雉羽是指雉的羽毛;夔頭是指樂師,夔為舜樂官。唐·韓會、崔造、盧東美、張正則善音樂,自以為有王佐之才,號為四夔。韓會在四人中居首,故稱夔頭。這次出行的儀仗描寫,顯示了皇家的尊貴。

眾所周知,古代任何階級出行都必須按照相關規定,不可僭越,這次出行主人的身份是貴妃,按照漢代蔡邕記載:“天子出,車駕次第,謂之鹵簿。”鹵薄不僅是古代皇帝的專屬,皇后后妃公主皇子,官員等都有根據自己身份的鹵薄。出席的場合不同,其所用的規格也并不相同!肚迨犯·志八十·輿服四·鹵簿》中記載了清朝各個等級的人所出行的儀仗其中“貴妃儀仗,吾仗二,立瓜二,臥瓜二。赤、黑素旗各二,赤、黑鳳旗各二,金黃、赤、黑三色素扇各二,赤、黑鸞鳳扇各二,赤、黑瑞草傘各二,金黃、赤、黑三色花傘各二。金節二。拂二,金香爐、香盒、盥盤、盂各一,金瓶二,金椅一,金方幾一。七鳳金黃曲柄蓋一。翟輿一乘,儀輿一乘,儀車一乘。”曹雪芹出身清代內務府正白旗包衣世家,他是江寧織造曹寅之孫,早期也有一段錦衣紈绔、富貴風流的生活?滴趿陆,曹寅接駕四次。貴妃省親這段也是有一部分曹雪芹自己祖父接駕的影子在里面。

“行”之轎

“且說黛玉自那日棄舟登岸時,便有榮府打發轎子并拉行李車輛伺候。這黛玉嘗聽得母親說,他外祖母家與別人家不同。”

“自上了轎,進了城,從紗窗中瞧了一瞧,其街市之繁華,人煙之阜盛,自非別處可比。又往西不遠,照樣也是三間大門,方是‘榮國府’。”

“另換了四個眉目秀潔的十七八歲的小廝上來,抬著轎子,眾婆子步下跟隨。”

——《紅樓夢》引文 第三回 “托內兄如海薦西賓 接外孫賈母惜孤女”

“那時官客送殯的,有鎮國公牛清之孫現襲一等伯牛繼宗,理國公柳彪之孫現襲一等子柳芳,齊國公陳翼之孫世襲三品威鎮將軍陳瑞文,治國公馬魁之孫世襲三品威遠將軍馬尚德……堂客也共有十來頂大轎,三四十頂小轎,連家下大小轎子車輛,不下百十余乘。連前面各色執事陳設,接連一帶擺了 有三四里遠。”

——《紅樓夢》引文 第十四回 “林如海靈返蘇州郡 賈寶玉路謁北靜王”

第三回林黛玉從家出發,大運河坐船,下船后賈府便派人來接,文中并沒有對轎子的細節描寫,但在這個過程中也看到了大戶人家繁瑣的規矩。第十四回是秦可卿死后,送殯時,來路祭的人使用的便是轎子。

古時的轎子也是分民轎和官轎的,無論是官轎還是民轎,都是有自己的規格,根據坐轎者的身份會有不同的轎子,可以體現人們的身份等級。據《清史稿》載:“漢官三品以上,京堂,輿頂用銀,蓋幃用皂。在京輿夫四人,出京八人。四品以下文職,輿夫二人,輿頂用錫。直省督、撫,輿夫八人。司、道以下,教職以上,輿夫四人。雜職乘馬……庶民車,黑油,齊頭,平頂,皂幔,轎同車制。”如果有人乘坐了比自己身份階級要高的轎子,是要受到懲罰的。除去官轎,還有民轎。民轎有多種,一種是富門商賈備用的私人轎,以藍布作轎身,有兩人抬的或四人抬的。官轎的轎夫是吃俸銀的,而大戶人家的轎夫是自己花錢養的。另一種民間常見的民轎,為黑色小轎。此轎齊頭、平頂、黑漆、皂布圍幔,轎身輕巧,由轎鋪提供外出拜客、游玩時租用或官府辦事人員外出急用。

書中所寫乘坐的轎子也是古代的一種文化,賈雨村、戴權、八公子孫及諸郡王子孫和元妃省親所坐之轎或輿,都按官場中之禮制乘坐。此外,賈母作為賈府“一把手”,其所乘坐八人大轎,既有禮制上等級之規,亦體現作為家族中尊者之優厚禮遇。這些細節,既是是當時社會現狀的真實反映,更準確地交代了人物身份地位。

這里林黛玉坐的轎子屬于民轎。在87版紅樓夢中,這個轎子就是采用藍色的布料圍成,四人轎,除了林黛玉之外,她隨行的丫鬟,婆子,皆是隨后乘坐轎子,并沒有在大街拋頭露面。

“行”之自行船

“一時寶玉又一眼看見了十錦樞子上陳設的一只金西洋自行船,便指著亂說:‘那不是接他們來的船來了?灣在那里呢。’忙命拿下來。襲人忙拿下來,寶玉伸手要。襲人遞過去,寶玉便掖在被中, 笑道:‘這可去不成了!’一面說,一面死拉著紫娟不放。”

——《紅樓夢》引文 第五十七回“慧紫鵑情辭試莽玉 慈姨媽愛語慰癡顰”

“湘云笑指那自行船給黛玉看,又說:‘快坐上那船家去罷,別多說了!’”

——《紅樓夢》引文 第六十三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 死金丹獨艷理親喪”

上述文中第五十七回是紫鵑為了試探賈寶玉對林黛玉的感情,故意說林黛玉以后是要回家去的,賈寶玉信以為真,一時間竟癡狂,病在床上,聽見一個“林”字便鬧騰起來,只說是林家人來接林妹妹回去的,便害得賈府林姓家奴都不敢出現在他面前。架子上放著個西洋的自行船,是個精致的小擺設,他也說是要接林妹妹回去的船,硬是要來掖在自己褥子底下才安心。后來周折一番,紫鵑說清了林黛玉并沒有要走,賈寶玉的癡癥慢慢好起來,人也恢復了清明。后來史湘云來做客,與顰兒玩笑后講出了這段話。

至于當時的自行船究竟是什么?童力群先生認為紅樓夢中賈寶玉手中的自行船是西洋輪船的模型,很多學者也同意了他的觀點。但顧躍忠先生卻在博客上發表了不同的看法,他認為自行船屬于自行物,其實原來也有很多關于自行物的記載,(清)紀昀《閱微草堂筆記》卷十四“槐西雜志”四:“族兄中涵言,官旌德時,一同官好戲劇,命匠造一女子,長短如人,周身形體以及隱微之處,亦一一如人......一夜,童仆聞書室格格聲,時已鎖閉,穴紙窺視,月光在牖,乃此偶人來往自行,急告主人,自覘之信然。”(清)王士禛《池北偶談》卷二十一:“又有玻璃千人鏡、多寶鏡、顯微鏡、小自鳴鐘、自行表,以及海洋全圖、璇璣諸器,皆極工巧。”,因為古文的記載他認為《紅樓夢》中的“金西洋自行船”的原型不可能是蒸汽輪船,而只是一件用發條驅動的玩具。其實,這種自行船直到現在也并沒有明確定論。

“行”之貨車

“劉姥姥千恩萬謝答應了。平兒道:‘你只管睡你的去,我替你收拾妥當了,就放在這里,明兒一早打發小廝們雇輛車裝上,不用你費一點心兒。’劉姥姥越發感激不盡,過來又千恩萬謝的辭了鳳姐兒,過賈母這邊睡了一夜。次早梳洗了,就要告辭。”

——《紅樓夢》引文 第四十二回 “蘅蕪君蘭言解疑癖 瀟湘子雅謔補馀音”

這是劉姥姥第二次來到大觀園,離開賈府的時候,將賈府贈送的東西拉回家去時使用的車,也是古代貨車,和如今的貨車用途一樣。如果是小件運輸的話,可能是家族出行時在人乘坐的車后面,有專門的人看管的貨車。如果有大件的貨物需要運輸,一般找鏢局。鏢局會根據貨物價值、重量挑選鏢師或從社會上臨時找一些鏢師進行押鏢,跟現在物流公司用自己的司機或者從社會上調運車輛運輸是一個道理。鏢師接鏢后會按照貨主的要求,馬不停蹄地趕路,為了免去各種檢查的麻煩,經常選擇夜間趕路,在規定時間內把貨物安全運輸到位,并且結算運費,跟如今卡車司機安全運貨并結算運費是一樣的。

古代鏢局“走鏢”,就如同現代物流公司“運貨”。起源于我國明末時期的鏢局,算得上世界最早的物流公司。古代鏢局運的貨物不是普通物品,而是奇珍異寶這些貴重物,為防止江湖上經常發生的劫鏢事件,鏢局需要有安全保障和準時運達。很多人把鏢局和現代的貨車相比,貨車司機調侃道:“我們充其量就是個馬夫,根本算不得鏢師。”

“行”之客車

“寶釵、黛玉二人共坐一輛翠蓋珠纓八寶車,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一輛朱輪華蓋車。然后賈母的丫頭駕鴦、鸚鵡、琥珀、珍珠,黛玉的丫頭紫鵑、雪雁、鸚哥,寶釵的丫頭鶯兒、文杏……”

——《紅樓夢》引文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還鑄福 多情女情重還斟情”

這里是紅樓夢中賈府陰歷五月初一去清虛觀打蘸的出行,翠蓋珠纓八寶車和朱輪華蓋車都是屬于“客車”,也就是用來拉人的車,這個出行也展現了古代貴族的出行排場,地位高的長輩坐著大轎,次一點的姑娘們坐著比較華麗的車,丫鬟嬤嬤們坐普通的車子,等級森嚴,絲毫不能亂。寶釵黛玉乘坐的八寶車,是一種鑲飾華麗的車子車輿名。迎春、探春、惜春三人乘坐的朱輪華蓋車也是有依據的,清代親王、郡王、貝勒、貝子、鎮國公等人之妃、福晉或夫人以及公主、郡主等,均可乘朱輪車,因其車輪均為朱色,故名。清初之制,和碩公主、郡主、親王妃等乘輿均設有朱輪車,蓋、幃皆與固倫公主同,惟固倫公主車蓋角青緣。乾隆十四年(1749)改制規定:固倫公主朱輪車用金頂,金黃蓋,紅幃, 紅緣,蓋角金黃幨;和碩公主用紅蓋,紅幃,蓋角金黃緣;郡主用紅蓋,紅幃,紅幨,蓋角皂緣;縣主用紅蓋, 青幨,蓋角皂緣。

“行”之馬

“丫環回說,南院馬棚里走了水,不相干,已經救下去了。”

——《紅樓夢》引文 第三十九回 “村姥姥是信口開河 情哥哥偏尋根究底”

馬廄,也就是馬棚。是用來養馬或讓馬休息的地方。馬棚,有頂,馬廄可以有頂,也可以是木頭圍起的柵欄。馬槽是用來盛飼料的器皿,形狀如長方形或梯形。賈家先祖賈演、賈源兩兄弟曾領兵征戰,浴血沙場,立下赫赫戰功,才開創賈府百年基業,所以寧國府、榮國府中都有幾個飼養馬匹的奴隸。古代的馬廄里面往往會有一只猴子亂跳亂蹦跶,據說馬廄里養猴子就能避免馬瘟。但是具體這件事是真還是假則不得而知了,在《西游記》中孫悟空就被封為弼馬溫,看管馬匹。

據南北朝北魏高陽太守、著名農學家賈思勰《齊民要術》記載:“常系獼猴于馬坊,令馬不畏,辟惡,消百病也。”明代著名大醫藥家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也載:“馬廄畜母猴辟馬瘟疫。”都說明了民間有畜猴于馬廄用來避馬瘟疫的習慣,F代醫學專家們經研究認為:母猴排泄的尿液散發出的氣味,對馬的瘟疫確有預防、抑制作用。

“行”之船

“那女學生原不忍離親而去,無奈他外祖母必欲其往,且兼如海說:‘汝父年已半百 ,再無續室之意,且汝多病,年又極小,上無親母教養,下無姊妹扶持。今去依傍外祖母及舅氏姊妹,正好減我內顧之憂,如何不去?’黛玉聽了,方灑淚拜別。隨了奶娘及榮府中幾個老婦登舟而去。雨村另有船只,帶了兩個小童,依附黛玉而行。”

——《紅樓夢》引文 第三回 “托內兄如海薦西賓 接外孫賈母惜孤女”

林黛玉從家乘船來到賈府,算是揚州到北京,林黛玉乘船是沿大運河北上的。明清時,運河里的船舟中,除了專運漕糧的運糧船之外,還有一種官船,是專門坐人的。這種船艙中有食有座有床,起居十分舒適。一般是官宦人家自已定做,也有由船家打造好,再包給官家作水路交通之用。林黛玉進京所乘坐的,應當是這種船。廣州首次挖掘出3艘清代古船。這幾艘古船廢棄于清代嘉慶、道光年間,亦即公元1796至1850年間,出土僅存底板。此次發掘的古船將成為廣州博物館新館的一件重要展品。出土的船只高半米,僅見底板,船頭朝北略微翹起,距離地表2.5米,船尾距離地表3.5米。“這里的地表水約50厘米深,如果不抽水,三分之二的船只淹沒在水中,船頭與空氣接觸,破壞比較厲害。”

陪送林黛玉進京的賈雨村和兩個小童所乘坐的另一只船,應是當時運河以及其它水道上經常出沒的一種小客舟。這種小客舟,各地名目不一。比如蘇州的“沙飛船”“小快船”,湘中的“扒桿”,揚州的“草上飛”等等。這類小船,主要靠張帆、搖櫓、撐篙駕駛。

紅樓夢中的交通工具從側面展現出了豪門貴族的生活情況。如王熙鳳所說,在“粵、閩、滇、浙所有的洋船貨物都是我們家的”這樣的話中,也透露出了護官符中“東海缺少白玉床,龍王來請金陵王”的富貴。不同的交通工具,鮮明地點出了人物的身份和地位。但每一種交通工具的出現,都嚴格按照當時禮制之種種規定體現,沒有違制。這便是紅樓之“行”。(白曉娜)

(新媒體責編:張鳳元)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人民交通雜志”/人民交通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67683008/010-64121925

時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鐵路 | 民航 | 物流 | 水運 | 汽車 | 財經 | 輿情 | 郵局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版權聲明 | 人員查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 我要投訴
總機:010-67683008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東鐵營順三條2號 郵政編碼:100079
Copyright 人民交通雜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百度統計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京20201704 本刊法律顧問:北京市華城律師事務所 汪斌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130064號 京ICP備18014261號-2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京)字第16597號
大彩网群 股票推荐3只黑马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宁夏11选五中奖算法 正规合法的股票配资平台 20040810期快乐扑克开奖号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335 秒速赛车计划 电视版股票行情软件 辽宁福彩快乐12走势图前三直 恒信金通配资